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银火农业 > 农业策划

2017年农业投资机遇

     2016年底,全球资产价格的最大事件是中国债券市场剧烈波动,其源于国内外多种因素的叠加效应:全球范围内的货币高杠杆造成流动性泛滥需要系统性去杠杆,中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金融领域也是如此;美国实体经济率先复苏为货币正常化创造良好的基本面,美联储“欲拒还迎”地将货币政策由鸽派转为鹰派,引发美元持续走强、新兴市场资产价格被迫缩水,中美无风险利率的利差有内生性调整需求;人民币债券牛市惯性在技术上积攒了大量的“傻钱、傻机构”,需要一次“流血”来教育市场。

    更大的博弈在外汇市场。彭博(Bloomberg)的人民币在岸乌龙报价让市场虚惊一场,虽然仅仅是几十个基点(bp)的偏差,人民币汇率的敏感性可见一斑。其实,历史上彭博多次发布有关中国的乌龙信息,每一次都能引发系统性“骚乱”,也从侧面反映了国际金融机构对中国政策导向的陌生。从技术上讲,人民币汇率兑美元的贬值与对一篮子货币的升值,让央行的货币政策已经掣肘,再深层次则是中国被迫跟随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使得2017年大宗商品端的通胀预期变得尤为关键。
    我认为,中国经济决策层已经从根本上摒弃了以GDP为核心的发展模式,取而代之的是在防范货币高杠杆风险前提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2017年两大重点:地方政府的PPP投融资体系改革和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改革,都要求央行在避免房地产硬着陆风险的前提下,通过挤出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资泡沫,进一步唤醒国民经济的全方位活力。
    因此,伴随着全社会消费升级和消费细分,中国的现代农业投资机会渐行渐近。借鉴2016年中国工业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去库存”,过剩产能的淘汰造成了供给缺口,并在金融资本推动下出现煤炭钢铁为代表的剧烈涨幅。类似的逻辑在2017年将延伸到农业领域:以CPI最敏感的猪肉为例,中国的猪周期就是一个供给和需求博弈的过程。一个完整的猪周期一般是36个月,但此轮猪周期价格维持高位已超过20个月,大大超过以往,且肉价上升并未让供给端投资加速,其根源是巨大的环保压力限制了江浙一带的产能。而从养殖业行业发展角度,则是随着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深度融合,养猪业已进入资本密集型阶段,产业集中度的提高将会逐渐熨平猪周期,生猪价格的波动将会减小,生猪养殖未来将成为一个寡头垄断的市场,相关上市公司值得关注。
    2017年农业板块整体的投资机会,还可以从政策面入手。此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农业的供给侧改革将以去产能为核心,提升农业生产力要素即土地、劳力、资本、技术。随着劳动力、土地、环境保护、质量安全成本的显性化和不断提高,近年来我国农产品跟国际农产品出现价格倒挂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也造成我国粮食产量、进口量、库存量“三量齐增”的奇观,其根本原因在于我国的粮食规模化生产程度远远低于发达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就是要降成本,通过系统性、根本性改革,化解农业供给侧存在的深层次体制机制矛盾,提高我国农业的质量效率和竞争力,淘汰落后的散户养殖,促进农业现代化进程。
    因此,2017年的农业供给侧改革将伴随通胀预期的博弈,成本端的传导和供给端的减少所带来的共振将波及整个资产价格链条。其中,玉米、棉花等大宗基础农产品的产能将继续缩减——市场期待随着玉米临时收储政策退出历史舞台,由收储政策引发的一系列扭曲市场的现象有望消失,玉米价格在短期有一定的下行空间,而玉米深加工企业将迎来久违的春天。同时,投资者依然可以关注已经在股市有所表现的包括维生素等细分行业的饲料上游企业,这些受益于养殖周期景气的企业在2017年的盈利基本面依然向好。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证监会精准扶贫的IPO绿色通道新政,在2017年将持续发酵,而在农业领域的投资机会将最大——精准扶贫必须围绕主业,绝大部分贫困县都是以农业为本,而现代农业作为一个要求资本密集投入的非周期性行业,其供给侧的改革将会比工业更漫长,绿色通道的IPO资本市场可以大有作为。